您现在的位置: 今日关注

勠力同心谱写“两聚一高”新篇章
市政协八届一次会议隆重开幕
夏锦文出席会议并讲话 李国忠作常委会工作报告

发布时间:2017-12-12 08:47:09  金山网 www.jsw.com.cn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南昌眼科哪里好,

原标题:你好,分享经济!中国在全球分享经济中在最前列

<冷大_h1>

江西上饶市广场存车点市民正在选共享单车。 卓忠伟摄

一辆力帆盼达用车的分时租赁电动汽车在道路上行驶。新华社记者 刘 潺摄

上海市徐汇区某商业广场,行人从公用洗衣机旁经过。 新华社记者 丁 汀摄

一名学生在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准备使用智能存取系统停车。来存取单车的师生只需刷卡识别,系统即可按照“就近原则”,通过上下传送导轨自动存取自行车。 新华社记者 白 禹摄

“走向我们的分享经济”系列报道

分享经济正无处不在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着经济的运行轨迹。伴随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以滴滴快车、共享单车等为代表的分享经济进入快速扩张期,平台企业持续增加,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分享领域不断拓展。

早晨扫码解锁一辆摩拜单车骑到报社,准备当天的分享经济采访——在知乎上搜索关键词,看看大家怎么说;约了一辆滴滴快车,九点出发去采访专家。途中刷刷红岭创投,看有没有收益更好的网贷项目;这时收到朋友的微信,周末郊游的房间已经在小猪短租上订好了……

这只是记者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是的,分享经济正无处不在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着经济的运行轨迹。这场席卷全球的新经济风潮是如何产生的?将会带来怎样的巨变?对当今中国意义何在?又将把发展引向何方?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重新认识分享经济。

凡是过往 皆为序章

最大的变化是把“闲置”去掉了,以使用权分享为主要特征

分享经济到底是什么?它从何而来?又因何而兴?

记者翻阅了多本研究分享经济的著作,比较一致的观点认为,现代意义上的分享经济理念可以追溯到1978年。美国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琼·斯潘思发表的论文《社区结构与协同消费:一个常规方法》,文中首次提出“协同消费”的概念,认为人们需要的是产品使用价值,而非产品本身,租用比购买更加实惠。但在当时,这种协同或者分享还不是在互联网基础上的实践。

20世纪90年代,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协同消费”理念开始大规模付诸实践。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的研究,从全球范围看,分享经济发展有三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1993年,伴随互联网的商业化,分享经济实践从虚拟领域起步,比如在线音乐、文件分享、维基百科等,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触角开始向实体领域延伸。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面对就业压力和收入缩水,许多人将家中的闲置资源出租以增加收入,各国也都想寻找经济发展的新出路,分享经济迎来快速发展的契机。

2013年之后,分享经济创业企业成为全球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企业数量和融资金额都出现了爆发式增长。

如今,全球分享经济进入快速扩张期,平台企业持续增加,市场规模高速增长,分享领域不断拓展。据不完全统计,截至去年6月份,世界上共有约993家分享经济企业,覆盖了51个国家或地区,美国仍是拥有分享经济企业最多的国家。

为什么分享经济能在经济转型中显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工信部原副部长杨学山曾著文分析了两大因素,“一是资源环境成为经济发展的刚性约束,使分享经济这种有利于节约资源、减少排放的模式从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中得到充分鼓励;二是互联网的发展,将几乎所有的经济活动主体连接在一起,为分享经济发展创造了近乎完美的技术条件。前者是需求、市场拉力,后者是技术推力”。

张新红进一步分析指出,“近几年分享经济的崛起大体上源于七种力量:需求、收入、技术、消费理念、环保意识、就业和资本”。

目前,对于分享经济并没有统一的定义。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指出:“分享经济是指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分享海量的分散化闲置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2017年的报告则将定义更新为:“利用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以使用权分享为主要特征,整合海量、分散化资源,满足多样化需求的经济活动总和。”

“最大的变化是把"闲置"去掉了,以使用权分享为主要特征。”张新红说,“分享经济实践的发展明显快于理论和政策的跟进,作为一种加速要素流动、实现供需高效匹配的新型资源配置方式,分享经济不仅能配置闲置资源,也可以配置优质资源”。

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6—2017分享经济发展研究报告》印证了这一判断,指出分享经济至少产生了四个新变化:一是供需双方从个体参与衍生出企业;二是出现了非闲置资源分享;三是单个分享经济平台开始生态化发展;四是由个人收入变成企业收入。

得天独厚 前景可期

中国在全球分享经济中在最前列

在一次分享经济论坛上,张新红向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分享经济权威专家阿鲁·萨丹拉彻请教:“中国在全球分享经济中处于什么位置?”阿鲁说:“应该是在前列。”张新红补充道:“根据我的观察,中国应该是在最前列。”

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上年增加1亿人左右,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了1000万人。

除了体量与规模的领先,我国分享经济渗透的领域之广,也超过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目前,分享经济已经覆盖了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资金分享等领域。如果说去年是共享单车、知识付费和网络直播的元年,今年上半年,又出现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等一系列新的创新实践。

随着全球信息化从技术驱动转向应用驱动和融合发展,我国企业的本土化创新越来越活跃,有的创新模式已经具有了全球范围的引领作用。比如,WiFi万能钥匙已在近50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 Play工具榜上排名第一,用户覆盖223个国家和地区。滴滴出行将通过建立共享出行全球合作框架,为中国、美国、东南亚和印度的国际旅客群体提供无缝跨境出行服务,连通覆盖50%的全球人口。

6月2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发展分享经济,依托互联网平台对分散资源实行优化配置,化解过剩产能,培育壮大新动能,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利于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推向更广范围和更高层次,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为群众生产生活提供更经济、更多样、更便捷的服务。

我国发展分享经济优势何在?张新红认为:“一是转型发展的强大需求,分享经济是解决交易成本高、资源效率低、产品不对路、服务水平差等供给侧问题的重要突破口。二是网民大国优势,2016年我国网民人数7.31亿人,其中手机上网人数6.95亿人,众多分享领域都可轻松在全球排名中拔得头筹。三是中国互联网领先企业的成长路径为分享经济初创企业提供了经验和信心。此外,我国历来崇尚节俭,这也为分享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文化认同。”

上述优势的叠加将大大加快我国分享经济企业从模仿到创新、从跟随到引领、从本土到全球的进程。广袤的中国市场不仅是国内企业创新发展的沃土,也为全球分享经济发展注入了能量。

“中国是我们除美国总部外唯一有本地产品和技术研发团队的地区,今年中国员工数量会增加两倍,市场投资亦将翻番。”Airbnb爱彼迎中国副总裁安丽说,“中国已经成为分享经济的领先者之一,我们期待建立政府、平台企业、媒体、消费者等共同参与的多方治理机制,让整个行业朝着更加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

大潮将至 时不我待

未来几年,我国分享经济仍可保持年均40%左右的增速

席卷全球的分享经济风潮,驱动着资产权属、资源配置、组织重构、供需重塑和治理模式的深刻变革,其发展路上绝非只有鲜花和掌声,期待之高与担忧之甚、动力之强与阻力之大如影随形。

对于我国分享经济“成长的烦恼”,社会议论比较集中的是诚信体系不完善、监管思维手段落后、法律法规不适应、传统力量阻挠、产业发展不成熟、统计监测体系不完备等。

在张新红看来,“这些问题更多是表面上的,根本矛盾在于信息生产力与工业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我们正在进入信息社会,发挥决定作用的是信息生产力,但原有的生产关系,包括社会制度、法律法规、管理方法都是在工业化大生产条件下形成、为工业经济服务的。此外,还有信息社会需求与工业社会基础之间的矛盾、信息经济活动与工业经济思维之间的矛盾,转型过程中必然会有不适应”。

为了支持、鼓励分享经济发展,相关的国家政策正在陆续出台。

“分享经济”早期在中央文件中亮相,是2015年9月26日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构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推动整合利用分散闲置社会资源的分享经济新型服务模式”。

2015年10月29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发展分享经济”。“积极发展分享经济”也被写入“十三五”规划纲要。分享经济还被两度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从去年的“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建设共享平台”“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到今年的“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

此外,信息化发展、消费、物流、交通、制造业等相关领域新出台的政策文件中,多次提及鼓励分享经济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全国“两会”前夕,国家发改委就《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征求意见,提出允许和鼓励各类市场主体积极探索分享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形成适应分享经济特点的政策环境、鼓励创新监管模式等规划布局,正式发布后或将带来新一轮的发展热潮。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预测,未来几年,我国分享经济仍可保持年均40%左右的增速。除了高速增长,分享经济还呈现出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重塑就业形态、平台企业走向全球化布局和生态化扩张、包容性监管与协同治理模式形成等发展趋势。

张新红认为,从中长期看,分享经济还有一些新的关注点:一是分享续航,为经济增长提供新动能;二是推动转型,包括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的转型、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转型和从管理型政府向网络服务型政府的转型;三是对大数据应用的推动;四是对社会诚信体系建设的深远影响。

分享经济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制造业、农业、教育和养老,都是需求强烈、潜力很大,技术条件和模式基本成型,但目前尚未发展起来的大风口。”张新红说,“长远看,分享经济发展必须过好认知关、条法关和自律关,政府、创新型企业、传统企业和个人都应顺势而为,主动学习、积极参与、锐意创新”。(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张 双)

责任编辑: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邓宇
分享到:

金山论坛】 【 打印】 【 关闭
 
 
 
相关新闻